主题 : 闫海清-戴着神秘面纱的长白山(上)
级别: 贡士
UID: 12 打招呼
积分:660 加为好友
威望: 132 精华: 0
主题:132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12-11
在线时长:12.93
1#   发表于:2013-12-12 13:32:00  IP:192.1.*.*
朱果仙姑助美谈,天池怪兽戏波间。 
  岩浆涌破洪荒梦,冰水冲开亘古原。 
  东北虎声敲旷野,梅花鹿角曳长天。 
  温泉热气蒸腾外,又见清凉挂壁川。 
  (这是我游长白山后写的一首七言律诗 
  一直以来,我就把长白山当做我的情人,但她却始终戴着神秘的面纱;
  一直以来,我就想亲近我的情人,但她虽近在咫尺,却像远在天涯; 
  一直以来,我在梦中拥抱了我的情人,但醒来后,却只见窗外树影婆娑;
 
  终于,我亲近了我的情人,却只能摸着她的面纱,说着准备多年的悄悄情话。 
  领略过泰山的孤傲,饱览过黄山的俊美,经历过华山的险峻,享受过庐山的清凉,品尝过青城山的幽静,沐浴过峨眉山的佛光……中国的名山走遍,结果,我仍然爱的是长白山。 
  在地球上,地下火神造就的名山,只有乞力马扎罗山和富士山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但那两座火山,却没有天池那般的火山口湖让人神往。 
  要说最崇拜长白山、最钟爱长白山的人恐怕只有满族人了,他们坚信,是长白山造就了一个可以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民族,并打造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疆土最广大的帝国。满族人最古老的文献《满文老档》中说:天上有三位仙女下凡,来到长白山一处湖中沐浴。她们在空寂的深山中脱去衣裳,在湖中恣意戏嬉。这时,天上飞来一只神鹊,在三位仙女头上盘旋一会儿,就把一颗红色的果子吐在了三妹的衣服上。三妹上岸后看了红果爱不释手,禁不住放入嘴中吃了下去。想不到的是她竟怀了孕,生出了一个英勇非凡的男孩,这男孩就是满族人的祖先——理所当然地,长白山就成了清王朝的龙兴之地。 
  满族入关后东北大部分居民都随之入关成了贵族,从而使本来就地广人稀的长白山区更加地广人稀了。接着皇帝又下旨,对龙兴之地的长白山地区进行封禁,从此,长白山区(辽宁省东北部、吉林省东部)就成了二百年的无人区,“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这恐怕得感谢清王朝对长白山的二百年封禁。我想,中国任何地方如果把它封禁二百年,那它的神秘就够说上一说了。 
  封禁后的长白山自然成了野生动植物的乐园。珍奇的人参、东珠、东北虎、梅花鹿、榛鸡、哈什蚂(一种蛙)、海东青(一种鹰)等采天地之精华,无忧无虑地生长繁殖,这些奇珍,理所当然地也就成了满族贵族独家享受的贡品。为此,清政府在东北设立了一个专门采集特产的衙门“打牲乌拉”,专职负责入山采参和打猎。这衙门的故地,就是今天吉林省吉林市境内的乌拉街。 
  见于文献记载的最早登上长白山的人也只是在清初,而祭祀长白山的最早记载却远在金朝。满族的先人女真族建立的金朝大定十二年(1172年),金朝的第五个皇帝完颜雍下令在长白山北修了一座庙称为“开天宏圣帝庙”,供奉长白山之神,并岁时祭祀。这座庙的遗址经后人发掘,是在长白山北二道白河镇的宝马村,距长白山中心(天池)约有近一百公里。 
  清朝入关后的第一个英主康熙皇帝,在他登上帝位后的第十六年,下旨让大臣觉罗武木纳一行四人于五月初五端午节这天从北京启程去长白山行祭祀礼。他们经过十八天的轻车快马长行,于五月二十三日到达打牲乌拉。但是他们调查了所有兵丁和猎户,也找不到一个登上长白山的人,最后只找到一个在山北坡打过梅花鹿的猎人做向导。在宁古塔将军派出的兵丁保下,他们一行人带着帐篷食品,乘船顺松花江逆行,于六月初二启行了。经过半个月,终于在六月十七日登上了长白山顶。沿途他们见到了数不清的珍禽奇兽,奇花异草。但是在山顶上,他们所见的却是云雾弥漫。据记载,他们一行人跪地诵经后才云开雾散,才看清了那一泓碧水的天池,看到了环池的群峰,他们认为这是天神所赐。 
  五年后,康熙东巡吉林,下旨在松花江畔的德亨山(今吉林市西南的小白山)设坛望祭长白山。雍正十一年(1733年),又在祭坛处建了一座祭庙。定制于每年的春分和秋分两次行祭。 
  公元1754年,文治武功达到极点的乾隆皇帝东巡吉林,是第一个亲自在小白山祭祀长白山的皇帝。 
  最后一个祭祀长白山的皇帝就是溥仪了。有文献记载,还是在他三岁登基之初的宣统元年(1908年),便派人到长白山,依据仙女吞红果的神话寻找“布勒瑚里湖”了。不过我想,这多是满清王朝的贵族们眼见清王朝朝不保夕,事急抱佛脚,想借助仙女的力量重整大清江山。可是大势已去,三年后,大清王朝到底还是灭亡了。 
  可笑的是,日本侵略者把溥仪推上满洲国傀儡皇帝宝座后的1934年的10月24日,溥仪竟从“新京”(今长春)出发“巡幸”吉林,来到小白山的望祭殿对长白山最后一次遥拜。我想,长白山毕竟是一座神山,它再愚也不会允许侵略者占领龙兴之地,再蠢也不会保佑卖国皇帝了!最后在1945年的8月,溥仪虽然躲进了长白山区(今白山市临江的大栗子沟),但在强大的民族解放军事力量的进攻下,不得不宣读了他的“退位诏书”。 
  啊,巍巍乎长白山,你是一座有性格的神山! 
  因为长白山的神秘,所以对人才有巨大的引力;因为长白山的封禁,所以才显出闯入长白山人的勇气。有文献记载,第一个敢干冒杀头危险闯进长白山禁区的人是山东闯关东的采参头人孙良,山里人称他为“老把头”,后来进山采参人叫他“祖师爷”。他是清乾隆年间首批闯长白山的领头人,据说他行侠仗义、处事公平、智勇双全,很得采参人爱戴。他死后采能人为他修了一座坟墓,每逢清明,采参人都会到他的坟上添土烧香烧纸;初次进山的人只有在他的墓前磕头,才能顺利地挖到人参。从此,就有了“拜把头坟”、“请山神”、“喊山”、“接山”等一系列神秘的长白山采参文化。这座传奇人物的坟墓,今天我们在通化市西湾湾川可以看到,石碑上刻着“采参祖师孙良之墓”。 
  据《山海经》记载,长白山最早的名字叫“不咸山”,唐代称为“太白山”,辽金时称为“长白山”,清代的《通志》解释说因“山上冬夏积雪,四时望之色白,故曰长白”。对长白山进行近代科学考察的人是清末奉天候补知县刘建封。他奉旨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用了四个月时间对长白山进行了空前的勘察,写出了《长白山三江源流考》等官方报告和副产品《长白山江岗志略》。是他揭示了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的源头都发源于长白山;是他命名了长白山16个主峰的名字,今天,除“天文峰”外,其他的主峰名还是沿用他所起的名字。 
  据现代地质学家考察研究,知道长白山形成于距今二三百万年前的新世纪晚期的大规模火山活动。之后,这一地区火山活动不断。最晚的一次喷发是距今300年前——长白山是一座休眠活火山,以后还有喷发的可能。 
  幼小时的我就对长白山充满了神奇的向往,孩提时读着长白山人参娃娃的故事书,不知唤起了我多少奇异的梦想。但是,几百公里的距离,对小孩子的我还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稍长大一些,又听大人说,在山区有狼虫虎豹、毒蛇雄鹰和“嘛哒山”(在深山中迷路),便觉得长白山离我更加遥远。有哲人说,距离产生美;又有哲人说,远近不是真正的距离,不认识才是真正的距离。所以,我虽然生活在长白山区的边缘,但,它的神秘,却让我感到了“虽近的咫尺,却像远在天涯”。 
  长大后我参军、读大学,工作后又多次浪迹天涯。走遍中国名山大川,只觉得长白山就在我的脚下,反倒没有急着要去的念头了。直到1996年,我才第一次登上了日思夜想的神山。吉林省人登长白山应该是得天独厚,从长春出发当天可到山下,第二天就可登山。 
  长白山下的抚松县(素有“人参之乡”之称)仙人桥镇有温泉群,建有多家温泉疗养院。其中的一家疗养院是我所工作的高校指定疗养地。每年暑期,我校都分批送教职工到那里洗温泉,为期10天。1996年7月末,我也有了到温泉度假的机会。头一天晚上,在疗养院往山上的气象站打电话询问明天的天气情况,得知是晴天,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单位集体登山的车就出发了,目标是长白山的西南坡。 
  我走过了黄山、华山、庐山、峨眉山风景区,甚至云南的西双版纳,那些林区的与长白山比起来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仅长白山中心的保护面积就有7万平方公里。从抚松出发到长白山中心区,一路上一百五十多里的路程,几乎全是森林。一路绿色,一路风光,让人赏心阅目。过了松江河镇,往前几乎见不到村庄了,全是平坦的高山台地,漫山遍野的林海看不到尽头。当越上一处高地,向前望去,茫茫林海当中,一簇高山平空出世,一处呈正梯形的灰白色的巨大山体茏在淡淡的雾中,像是绿色平原上升起的仙山楼阁!大客车在密林中穿行,望不到边的粗大整齐的红松林,间杂着自然枯死或雷击的倒木,给人一种宇宙洪荒的错觉;成片成片的桦树,绿色树冠下竟是冰清玉洁的枝干;偶尔有一块大一些的旷地,也是花草遍地,洁白色、粉红色、淡蓝色的花都是天然的,是长白山特有的“高山花园”。当车停下来让我们下车方便时,走入林中,脚下却是厚厚的腐叶,陷入最深时差不多达到了膝盖!这要多少年的落叶积累才能堆成这么厚啊? 
  当汽车钻出林海,地势开始渐渐升高,树木明显变矮,后来全是低矮的灌木了,称为“岳桦林”。这是一种特殊的桦树,树木一丛丛,树枝向一个方向斜生,这是与高山狂风长期抗争形成的体态,体现的是生命的顽强。再向高处走,连灌木丛也消失了,山坡山全是紧贴地面的草,称为高山草甸。当草甸消失后,山坡上就只能看到绿色的苔藓了。最后,汽车艰难地爬上了一个陡坡,当地人称为“老虎背”。这里开辟了一处停车场,人们都下了车,还要再攀登更陡的一段路才能到达山顶(当时这段路还没有台阶,只是游人踩出的小路,危险无比)。人们都期待着登顶后看到那魂牵梦萦的天池,谁也不在乎道路的艰险了。谁知就在这时,本来晴好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不一会就下起了雨,渐渐的雨越下越大,风也大了起来,刮得人站都站不稳。向四处望去则阴云四合,五、六米远都看不清人脸了!风雨中,人们都呼唤着,互相牵着手向高处艰难爬行,终于登顶了,可是四处雨雾茫茫,什么也看不到。最后,人们只在“中朝界碑”处聚集在一起呆了十几分钟,就带着巨大的遗憾返回了停车场。由于没有准备,人人都淋成了落汤鸡。 
  听当地司机讲,这就是长白山的气候,大晴天就可以在山上生出云雾,有云雾就有雨。所以,有时天气预报也不准——上长白山看天池要靠运气! 
  长白山上喜怒无常的脾气真是捉弄人,汽车盘旋着下山,才走出几里路天上的雨顿时又停了下来,不一会儿居然露出了阳光。下山的路上,我们又看了新近发现的锦江大峡谷和梯子河。大峡谷位于西坡梯云峰下,长几十公里,深数十米,幽深陡峭,怪石嶙峋。峡岸丛林茂密,谷中山鹰盘旋,谷底激流险滩。因为刚开发不久,只有一条游人踩出的小路到达谷边。说到梯子河就更加神秘了,那是一条深藏在裂缝中的看不见的河流,说它是“地缝”更确切些。从梯云峰而下十几公里长,最宽处只有几米,窄处不足一米,而深达十几米到几十米不等。由于落差很大,形成阶梯子状,因此才叫“梯子河”。梯子河的特点是深藏在茂密的树林中,两侧都是直立的峭壁,几里外可以听到河水轰鸣,但无法看到河水在何处。所以,经常有野兽奔跑时跌入谷中摔死。深谷中长年冰冷,摔死的野兽如入冰窖,因此,常常有猎人系着绳索下到谷底收获猎物。至于在这由火山碎石和火山灰组成的山体中,为何会出现如此陡峭的崖壁,则至今是个谜团。 
  第一次登长白山结束了,看不到天池我不会死心,于是就谋划着再上长白山。
1 共1页